:::
總編輯序

《成語典》是個人為教育部編輯的第五部辭典,也將是最後一部。這近二十年來,從《部首手冊》、《標點符號手冊》開始,一路走來,順暢有之,顛簸有之。編輯字辭典很難,這是我在六零年代參與《大學字典》時就已清楚,是誰說過:「要報復仇人,就勸他去編字典。」話雖玩笑,艱辛可知。

民國七十五年四月間,個人懷著忐忑心情受邀來國語會協助語料整理,在這之前,我已有過十餘年的編輯經驗。七十六年,在李殿魁教授的督導下,開始負責對《重編國語辭典》的修訂進行規劃。這一部始編於大陸時期的老辭典,雖然翻修於七十年,但在現代化辭典的期許中,仍有一些不足。經過分析後,個人提出建議,利用辭典學理改造這部辭典,讓它成為既能保持原有特色,又能符合於現代社會環境的語文工具書。至於技術,則建議開始改用電腦,運用資料庫觀念來取代傳統編輯。但是一種新觀念的接受總較緩慢,更何況那年代,使用電腦仍被視為高科技。幾經折衝,在我們的堅持下,為證明新技術的可行,工作人員自購電腦,自寫程式,就開創起辭典編輯新紀元來了。那年是一九八七年,國內中文系統剛推出不久,資料庫系統是dBASE,編譯程式是clipper。電腦呢?286。

也許是我們的努力感應了上蒼,在最後兩年,我們獲得了比較多資源,包括人力由兼任改為專任,這對工作幫助很大。因為唯恐又添變數,所以我們拚命趕,終於編了一部差強人意的辭典。過去這部辭典都是交由臺灣商務印書館發行書面版,由於館方表示對新版意願不高,竟然因此改變了這部辭典的命運。

當時擔任教育部電算中心高級分析師的劉金和先生,覺得這部辭典不妨以網路和光碟版發行,納入《好學專輯》中。經由當時國語會主委李鍌先生首肯之後,由劉先生邀約開發全文檢索系統的簡立峰博士前來,會商結果,一拍即合,也獲得中心主任陳立祥先生的鼎力支持,委由簡博士著手研發技術。負責這項工作的是他的高足李明哲先生。系統開發出來後,配合網際環境的成熟,使用人次與日俱增,至今已超過一千兩百萬人次,光碟也陸續發行了兩萬多片。

當初編輯修訂本計畫中,內含一部簡編版本。這是我們在八十三年六月進行的工作。為了編一部完全符合現代語言環境的辭典,個人主張先作一個字詞頻統計,用現代的語言樣本來找出最常用的字詞。這也開啟了後來八十四至八十七年的常用語詞統計工作。簡編本為求簡明實用,當時運用了一個技術,讓所有辭典中的用字都不超出辭典本身的收字。這雖在英文辭典常見,在中文辭典執行起來並不太容易。同時也建議附上圖片和全文聲音檔。計畫獲得部長支持後,在國語會、電算中心、中研院的多方配合下,於八十九年六月完成上網。這是一部全文發聲的電子辭典,其中技術幾經波折,非常地不容易。因為有了圖片,所以也提供了利用圖片回查內文的功能。在同年七月,我們同時完成利用《國語辭典簡編本》的基礎所作的《國語小字典》,異於前兩部,除全文檢索外,另提供了部首檢索。所收字則依據國小教科書內容及年度常用語詞調查中的字頻。

民國八十三年九月,師大陳新雄教授赴韓參加國際漢字振興協會年會,回國建議編輯整合亞洲漢字的異體字字典。經向國語會提建議,並獲部長同意後,自八十四年七月開始六年的《異體字字典》編輯。從六十二部古今字書去蒐集字形資料,並參考一千四百多種文獻,依教育部所頒正字表為綱,一共收了十萬餘字,字字交代文獻,重要字形並委請專家解說。這部規模空前的字典於九十年六月上網,並發行光碟版。

本來編完《異體字字典》後,個人覺得精力已竭,很想休息,當時剛上任國語會主委的曹逢甫教授,在把過去的成果向曾志朗部長簡報後,頗獲肯定,所以決意推動另一階段的語文整理工作。在盛情難卻下,我又接下「國家語文資料庫建構計畫」中「成語典」的編輯。

編輯專題辭典和綜合辭典不太一樣,因為它得對專題語料作較深入地了解。所以此部辭典一開始遇到的問題就是:「成語的定義為何?」由李鍌教授組成的編輯委員會對此作了多次討論,最後採取了「凡有典源,具多層表義功能的固定語」作為辭典編輯的基調。這裡典源包括依據一則故事的「典出」,摘錄古人語句的「語出」,和濃縮一段文義的「語本」。在最初提出的構想中,對每個成語,除交代典源外,並能對典源文獻作注釋,且將它重新解說,淺化它的文字難度。這項體例後來成為工作最沉重的負擔。因為成語所出文獻,涵括經史子集,內容難多易少,前人縱有注解,亦往往眾說紛紜,莫衷一是。這本是古籍整理之常態,卻也是最困難之處。因為這些文獻的內容,天文地理、鳥獸蟲魚,無所不包;風俗制度、哲學文學,莫所不容。平心而論,工作人員雖多出自中文系所,但時有腹笥窘困之嘆。多虧編輯委員於審稿時多所協助,指正錯誤,補充解說,辭典方得以成。

典源說明之外,為實用參考,另提供該成語之古典書證及現代用法說明。除舉例句以明成語用法外,對相似語義之成語,也試著提供辨識。又因成語往往出自古老,所以語形多所變化,為了明其「親屬」關係,本辭典依成組觀念收錄成語,除各自獨立外,並將演變線索參見於各成語間。

在附錄方面,本來設計利用附圖漫畫式地表達成語的使用,但受限於經費,最後只好用一些小故事來取代。有些成語並非來自古代,有的出於電影,如「七年之癢」;有的出自於小說,如「羅生門」;有的出自於童話,如「殺雞取卵」等。我們也挑選了一部分作為專題。我們還整理了一些和宗教有關的成語,雖然不多,卻是個可再延伸發展的基礎。原本也規劃作鄉土語言的成語對應,實在力有未逮,只好忍痛割愛。在遊戲方面,則提供了「成語接龍」,這是利用「總資料庫」四萬條成語去挑取的。這裡所說到的「總資料庫」是我們蒐羅三十部成語典,累計收詞頻次而成,其中逐條注明出處,是我們成語典收詞的主要根據,此資料庫也一併置於附錄中。

本成語典的檢索方面,除提供中文的成語條目查索外,另提供英文對應單字檢索。成語對於外國人學習較為困難,我們原想在內文中呈現成語英譯,但確實不易定準,所以改於檢索中提供此項服務。例如「杯弓蛇影」一語,內含「cup/bow/snake/shadow」的檢索訊息,只要鍵入其中任何單字,皆可查到該成語。除此之外,也提供了類別檢索的功能。本來一般成語典多會提供一個「分類索引」,將成語使用場合作一分類。但這對於檢索幫助不大,所以我們將它轉化成生活理念檢索觀念,類似於自然語言檢索,例如「掩耳盜鈴」,可藉由「自欺」、「欺人」、「欺騙」、「作假」等類別查到,而且其他義近的成語也會一併出現。我們覺得這樣對於寫作或說話想運用成語時,應該幫助較大。成語雖和一般應酬題辭不盡相同,但為了擴大本成語典的實用功能,除在附錄中置入常見題辭,也將題辭應酬類別融入檢索資料庫中。在成語典編輯的過程,現任國語會鄭良偉主委多次提醒我們這方面的重要,謹誌感謝。

有一些成語用來描述眾人之功,如「集腋成裘」、「聚沙成塔」等,長久以來個人在教育部參與的工作,無一不是如此。我有一批好夥伴,他們對工作的堅持和投入,較我過之無不及。如果說過去約二十年來能有一點成績,都是他們的功勞,這部成語典亦乎如此。不過我們自知能力仍有不足,這三年來,兩位副編林文慶先生和周明華先生常為典源選取和文獻的句讀煩惱無限,斟酌復斟酌,長吁加短嘆,想來要和古人成為知己還真難。負責總管的魏邦儀小姐,工作經驗豐富,處事細膩,我們才七個專任編輯卻要成就此事,掌控、管理最為重要。網頁設計理念,我們也自己來。閻玲達小姐的鸚鵡螺化石,徐如虹小姐的創意,王琬貞小姐的修飾,都為這部成語典裝扮了清雅的門面。內容方面,另有鄭雅方小姐、陳逸玫小姐、呂佳蓁小姐、翁紹凱先生的智慧奉獻,加強了辭典的品質。除此之外,辭典維護組的同仁也常伸出援手,集腋能成裘、聚沙能成塔,果然不錯。

編辭典的人另有一句話:「對十惡不赦的人最大的處罰,就是叫他去編辭典。」如此說來,個人受罰也夠久矣。好友許學仁教授常說:「我們是上輩子少讀書了。」說的真好。但何止上輩子,這輩子所編的字辭典,一接到讀者來函指正,愧如無地自容;縱然看到讀者鼓勵,亦覺難以勝任。的確,江郎終有才盡時,面對教育部幾部字辭典,個人思力漸乏,眼力漸損,難再有所貢獻,是該由新智慧、新觀念來灌輸了。

感謝多年來,幾任部長、主委及多位師長提供了這些機會,讓個人把從小要為國家社會做一點事的心願得以實現,不管成果好壞,個人近二十年努力盡在斯矣。若要有人問:「工作既然辛苦,為何要持續如此之久?」我的回答是:那是一種理念的堅持。古人說:「愚夫千慮,終有一得。」在即將離開之際,且把長久以來個人所堅持的理念留作參考:辭典是推動全民終身教育的最佳輔助工具,多樣式的辭典就像許多良師益友伴我學習,教育部的許多資料如果再作研發,必可開花結果成燦爛一片。更何況自網際網路風行以來,要在網路世界爭長短、闢疆域,靠的就是資料庫,而在地球上所存的人類知識庫,最大的就是漢語資料庫;在未來廣大的華人市場,中文顯然充滿生機。在這方面,臺灣擁有優勢,而且教育部已有一定的成績,盼繼續努力下去,切莫錯過這場盛會!


中華民國九十三年六月三十日曾榮汾敬識